肚子好疼。
姿势怪异地僵在软椅里窝着。
全身是汗。
大概是饿了。
强打着精神站起来去找了点小苏打饼干吃。

胃更加痉挛了。

冲进洗手间干呕。
什么也吐不出来。
只能又习惯性地蹲下去抠喉咙。
手指才伸进去就一阵反胃。
终于吐出来一点,胃液润滑了食道。
只想把这不舒服吐干净。
抠了一两分钟,指尖愈发用力过猛。
有血滴在白瓷砖上。
不知道是指甲戳伤了喉咙还是在流鼻血。
总之喉咙和鼻子都开始涌血,混着胃酸跟秽物一起咕噜往外涌。
满脸满手的血和唾液。
有些歇斯底里了,只想把胃里的东西吐干净,吐干净才能舒服点。


站起来时眼前一片黑。
摇摇晃晃扶着墙壁靠了好一会。
眼前模糊地盯着洗手间镜子里狼狈的自己。

这个几乎每年每天都在重复的一幕。
好厌倦。

今天是什么节日呢。
好像是除夕。
到处都在放烟花,窗外夜幕照得如同白昼。
耳朵,却听不见任何声音。
鼻血还在流。
滑过嘴角,顺着下巴滴在锁骨,胸前。
满口的腥甜。

胡乱用冷水拍洗了脸。
仰着脖子一动不动,好不容易才止了鼻血。

回房间。
上线。
电脑幽幽的光。
看着她签名里写着关于白先生和白夫人的小笑话。
看着她好长一段时间依旧是灰色的头像


忽然就哭了。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 

GO TO THE SCENE 1

 

 

 

 

 

Copyright © 2015 en?. All rights reserved.